李延禄学术争论还是人身?

财经新闻 2020-01-01200未知admin

  因为对1932年的一场战斗伤亡数字的争论,民间研究者史义军被告上法庭。原告方是战斗指挥者李延禄将军的后人。他们认为,史义军的言论侵害了李延禄的名誉权,并且严重干扰了党和国家的宣传工作大局。

  引起争议的“墙缝战斗”发生在1932年3月,地点是中国东北镜泊湖地区。战斗重创了日本侵略者,中方参战部队为国民救,指挥者是李延禄,他后来担任东北抗联第四军军长。争议焦点在于日军的伤亡数字。史义军依据近年出版的党史、军史以及他搜集到的一些资料,认为日军伤亡为120余人。李延禄的后人则依据1979年出版的李延禄回忆录,认为伤亡在3600人以上。

  近日,李延禄将军的孙女李戈、堂侄以及史义军分别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回应了相关争议。

  李戈、说,他们以前并不认识史义军,直到2015年,史义军在其新浪博客上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墙缝战斗”、关于李延禄的文章后,他们才知道史义军。李戈、均已退休。退休前,李戈女士在某研究院从事会计工作,在从事工作。李延禄此次诉讼,李戈女士为原告,先生是她的代理人。

  史义军住在昌平,以研究抗战史为业。他说,虽然研究抗战多年,但此前从未和李戈、等李延禄将军的后人打过交道,更谈不上有什么个人恩怨。

  今年1月,李戈女士向西城提讼,诉称史义军侵害了李延禄的名誉权。此案尚未开庭,但在6月3日、7月19日已经召开了两次庭前会议。作为原告代理人出庭,已经与史义军见面。

  谈到李延禄将军,史义军与李戈、并无太大差别。他承认,李延禄将军作为东北抗联第四军的创始人,在战争中的功绩不可否认。作为一名老英雄,他为国家作出了贡献。

  李延禄将军1931年加入中国党,在东北参加爱国战斗,后任东北抗联第四军军长。中成立后,他曾任省副省长等职,1985年在逝世,终年90岁。

  双方争议的焦点,就在于“墙缝战斗”的战绩,也就是日军的伤亡情况。史义军说,无论是2015年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东北联军史》,还是1986年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东北联军第四军》,以及委党史研究室的著作、《中事百科全书》等著作,用的都是“击毙日军120余人”或“毙百余人”等说法。

  他说,“120余人”的数字,最初出自于1933年11月东北义勇军总司令部宣传处编写的《国民救血战史》。记者查阅,书中关于此战,有“此役击毙敌兵120名,负伤者数目不明。”

  此外,史义军还曾经查阅日方资料,确认此战中击毙日军的数字不会超过120名。

  但对此,并不认可。认为,已有的党史、军史对于这段历史的记录并不准确。他不认可2015年党史出版社的《东北联军史》一书中此战的数字,而认为李延禄生前的回忆录更为准确。

  这本回忆录,就是1979年出版的《过去的年代——关于东北抗联四军的回忆》一书。记者查阅该书,发现为“李延禄、骆宾基整理”。在前言中,李延禄写到,曾对他说:“东北联军,有成绩,有缺点,应该写出来。”该书在1960年由他回忆、,由骆宾基记录、整理。

  关于“墙缝战斗”一段,书中写到:“我们总计得到了被火的枪筒残品一千五百余件,另外,李延禄还搜索出完整无缺的三八式两千多支,据此,可见敌寇伤亡将近四千,最少也在三千六百人以上。”

  说,他和李戈女士都认为,“伤亡3600人以上”的说法是李延禄生前的回忆,是准确的。因为回忆录是遵照的的,李延禄不敢作假。此外表示,抗联周保中在个人文选中的一些记述,也可以辅证。

  李延禄生前回忆的“3600人”,与党史部门出具的“120余人”相差巨大。对此,史义军说,他查阅了1986年出版的、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东北联军第四军》,其中的记录也是“120余人”。

  这本书的前言,也是李延禄将军撰写。史义军认为,李延禄将军撰写前言,表示他已经认可了书中的记述。也就是说,虽然1979年的回忆录中的数字还是“3600人”,但在几年后撰写前言时,已经更正为“120余人”。

  这种说法,得到了军旅作家姜宝才的认可。姜宝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2015年他曾经当面采访了在1986年编写出版《东北联军第四军》的金宇钟先生,他时任党史研究室主任。

  姜宝才转述金宇钟的回忆说,该书出版前,他曾与党史研究室、宁安党史研究室的同志合作,进行了实地考察,认为墙缝战斗消灭了“七八十人”。因为与李延禄的回忆录差别巨大,金宇钟在1984年左右,曾就此访问李延禄。李延禄问“墙缝战斗”敌人伤亡数字,金宇钟说“十人”。李延禄当时说:“差不多, 墙缝 战斗消灭日本兵80多人,……很不简单,是大仗,很出名的。”

  告诉记者,之所以史义军侵害李延禄的名誉权,并不只是因为史义军讨论历史的细节问题,更是因为他对李延禄将军组织指挥的墙缝战斗,“大肆进行、挖苦、贬低、嘲笑,甚至是、和”。

  在史义军的博客文章中,的确有“李延禄——抗联的制造者”。“在东北抗联的历史上,那些最不能打仗的将军都活了下来,而这些将军们也是历史的制造者,李延禄东北联军第四军军长李延禄就是典型的一位”之类的语言。

  李戈女士告诉记者,得知史义军如此李延禄将军后,她一直身体不舒服,很多抗联后代也对此表示。

  告诉记者,他曾在6月3日的庭前会议上对史义军说,这已经“不是呷口小酒,喝点小茶,闲聊历史,而是对你李将军名誉权进行法律告诉。法庭开的不是历史研讨会,而是逐项审理你是否构成侵权问题的审判会。”

  史义军承认了上述说法的确出自他的文章,但他说,这些话都是因为李延禄将军在回忆录中,并没有准确、客观地记录当时情况。但史义军表示,李延禄将军作为功绩卓著的老家,在晚年(1984年)的访问中,已经承认了曾经的错误,承认击毙日军数字为“120余人”或是“十人”,体现了老家的风采,应该予以肯定,也应该采用李延禄将军生前最后的说法。本报记者李嘉瑞J240

Copyright © 2002-2020 心直口快资讯网 www.proextender123.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