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敬宣_百度百科

体育新闻 2020-01-14200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刘敬宣(371-415年),字万寿,彭城(今江苏徐州市)人。东晋末年将领,镇北将军刘牢之之子。

  元兴三年,从南燕归国,授辅国将军、晋陵太守,封武冈县男,迁江州刺史。从伐慕容超,进围广固城,击败卢循,俱有功劳,领冀州刺史,迁左军将军,加散骑常侍。

  隆安三年(399年),孙恩起义,刘敬宣随父率军,并领兵从敌后进击,终击败了孙恩叛军,攻下了会稽郡,孙恩率众逃到海岛中。隆安四年(400年),司马元显后将军,召刘敬宣为其咨议参军,加宁朔将军,不久加淮南太守,又迁任后军从事中郎。隆安五年(401年),孙恩进攻刘裕驻守的句章,但久攻不下,刘敬宣于是自请救援刘裕,最终击退孙恩。

  刘敬宣及后与高雅之及司马休之出走洛阳,向后秦求援,后秦君主姚兴于是命他们到关东募兵。刘敬宣得人收得数千人,并返回彭城郡就收集义旧。当时刘袭等人已遭桓玄,时任冀州刺史的刘袭弟刘轨于是请刘敬宣等与其共据山阳,起兵桓玄。然而众人未能攻下山阳,部众解散,众人于是分别投奔后秦和南燕,刘敬宣与高雅之及司马休之都投归南燕。

  刘敬宣在南燕并未安于当地,反而联结青州大姓崔氏、封氏以及鲜卑豪族,图谋南燕慕容德,改立为晋室的司马休之,复兴晋室。元兴三年(404年),高雅之打算让甚受慕容德宠信的刘轨以参加,然而刘敬宣认定刘轨年老,只想安于当地,反对告诉他。高雅之还是告知刘轨,刘轨果然不允,反让图谋败露,刘轨及高雅之相继被杀,刘敬宣就与司马休之出逃。二人走到淮河、泗水一带时知刘裕已举兵击败桓玄,于是重回东晋。刘裕亦以刘敬宣为辅国将军、晋陵太守,袭封父爵武冈县男。

  刘敬宣回国不久,桓歆就与氐帅杨秋历阳(今),刘敬宣参与。接着就迁任建威将军、江州刺史。刘敬宣在江州征集军粮、船舰以及军用物资,务求令储备丰盈,同年西征荆州的刘毅和何无忌等败给桓振,撤守寻阳(今),正是因为刘敬宣才得以迅速恢复元气。刘敬宣又击败了试图进攻豫章郡(今江西南昌市)的桓亮。

  刘敬宣在荆州未定时已获授江州刺史,起初他就以无功劳,不应在刘毅和何无忌受封赏之前受职而推辞,但刘裕。刘毅收复江陵,桓楚后,就说刘敬宣没有参与刘裕的起义行动,说这么早就让他任晋陵太守已是过于优待,任江州刺史更是骇然。刘敬宣十分不安,于是自表解职。然而刘裕仍然赐他屋和每月三十万的资助,一同出游时亦赐给甚丰。

  后刘敬宣又任冠军将军、宣城内史、襄城太守。义熙三年(407年),刘裕为让刘敬宣立功,于是假刘敬宣节,监征蜀诸军事,率军五千征讨西蜀。刘敬宣于次年(408年)入三峡,命温祚自外水进军,自率主力经内水垫江(今)进攻成都(今四川成都)。刘敬宣到了离成都五百里的黄虎(今四川绵阳东南)却为谯道福所阻,两军相持六十多日后刘敬宣仍无法前进,其时晋军粮尽兼有疫病,死了大半人,撤军。刘敬宣因此战失败而免官,封户亦被削去三分之一。

  义熙五年(409年),刘裕北伐南燕,刘敬宣以中军咨议参军,加冠军将军随行。燕晋两军于临朐(今山东临朐县)城以南决战,时胡藩乘虚袭击临朐城,并令城内的南燕慕容超出奔城外大军。刘敬宣于是与刘藩等人奋力进击,终大败南燕军,慕容超逃归广固(今山东青州市),刘敬宣亦随军进围广固。义熙六年(410年),广固城陷,南燕,慕容超被俘,但神色自若,没有说话,只将母亲托付给刘敬宣。

  在攻灭南燕的同年,卢循乘刘裕北伐而作乱,并进逼建康,刘敬宣遂随刘裕率军回防建康。刘敬宣受命领鲜卑虎班突骑防御卢循,后迁使持节、督马头淮西诸郡军事、镇蛮护军、二郡太守、梁国内史。同年卢循撤回江州,刘敬宣就与刘裕于年末出兵江州卢循,终大败对方,令其逃广州。后转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

  义熙八年(412年),刘毅出任荆州刺史,因刘毅一直不服在刘裕之下,既任荆州就想借长江上游的优势恃机进攻刘裕,故特向刘敬宣说想以他为南蛮校尉、府长史,图拉拢刘敬宣并离间他与刘裕。刘敬宣因恐惧而报告刘裕,刘裕就笑说:“但令老兄你平安,不必过虑了。”后刘敬宣外调为使持节、督北青州军事、征虏将军、北青州刺史,领清河太守,后又再领冀州刺史。而刘裕于同年西伐刘毅,以诸葛长民监太尉留府事务,而诸葛长民则打算作乱,于是写信要联结刘敬宣一起起事,不过刘敬宣却断然,并派使者向刘裕报告诸葛长民的书信。刘裕于是更确定刘敬宣忠于自己。

  刘敬宣于义熙十一年(415年),进右军将军。同年,刘裕出兵荆州刺史司马休之,刘敬宣参军司马道赐是晋室疏,知道此事后就联同同府的辟闾道秀和将领王猛子刘敬宣,据守广固司马休之。四月乙卯日(5月26日),刘敬宣召见辟闾道秀,让身边随从侍卫都回避,王猛子于是借机用刘敬宣的护身刀刺杀他。不过刘敬宣死后,其部属就随即司马道赐等人,很快就消灭了他们。刘敬宣死时四十五岁,刘裕闻丧甚为哀伤。

  刘敬宣,字万寿,彭城人,汉楚元王刘交后也。祖刘建,征虏将军。父刘牢之,镇北将军。敬宣八岁丧母,昼夜泣,中表异之。辅国将军桓序镇芜湖,牢之参序军事。四月八日,敬宣见众人灌佛,乃下头上金镜以为母灌,因悲泣不自胜,序叹息,谓牢之曰:“卿此儿既为家之孝子,必为国之。”起家为王恭前军参军,又参会稽世子元显征虏军事。

  隆安三年,王恭起兵于京口,以诛司马尚之兄弟为名。牢之时为恭前军司马、辅国将军、晋陵太守,置佐领兵。而恭以豪戚自居,甚相陵忽,牢不能平。及恭此举,使牢之为前锋。太傅会稽子与牢之书,备言祸福,使以兵反恭。牢之呼敬宣谓曰:“王恭昔蒙先帝殊恩,今居伯舅之重,义心未彰,唯兵是纵。吾不能审恭事捷之日,必能奉戴天子,缉穆宰相与不。今欲奉国威灵,以明逆顺,汝以为何如?”敬宣曰:“朝廷虽无成、康之隆,未有桓、灵之乱,而恭怙乱阻兵,志陵京邑。大人与恭亲无骨肉,分非君臣,虽共事少时,意好不协。今日讨之,于情何有?”牢之至竹里,斩恭大将颜延,遣敬宣率高雅之等还京袭恭。恭方出城耀军,驰骑横击之,一时散溃。元显进后将军,以敬宣为咨议参军,加宁朔将军。

  三年,孙恩为乱,,牢之自表东讨,军次虎矰。贼皆死战,敬宣请以骑傍南山趣其后,吴贼畏马,又惧首尾受敌,遂大败。进平会稽,寻加临淮太守,迁后军从事中郎。五年,孙恩又入浃口,高祖戍句章,贼频攻不能拔。敬宣请往为援,贼恩于是退远入海。是时四方云扰,朝廷微弱,敬宣每虑未已,高祖既累破妖贼,日盛,故敬宣深相凭结,情好甚隆。元显进骠骑,敬宣仍随府转,军、郡如故。元显骄淫纵肆,群下化之;敬宣每预燕会,未尝钦酒,调戏之来,无所酬答,元显甚不说。寻进辅国将军,余如故。

  元兴元年,刘牢之南讨桓玄,元显为征讨大都督,日夜昏酣,牢之骤诣门,不得相见;帝出饯行,方遇公坐而已。桓玄既至溧州,遣信说牢之;牢之以道子昏暗,元显淫凶,虑平玄之日,乱政方始,假手于玄,诛除执政,然后乘玄之隙,可以得志于天下,将许玄降。敬宣谏曰:“方今国家乱扰,四海鼎沸,天下之重,在大人与玄。玄藉先父之基,据荆南之势,虽无姬文之德,实为参分之形。一朝纵之,使陵朝廷,既成,则难图也。董卓之变,将生于今。”牢之怒曰:“吾岂不知今日取玄如反覆手,但平玄之后,令我那骠骑何?”遗敬宣为任,玄板为其府咨议参军。

  桓玄既得志,害元显,废道子,以刘牢之为征东将军、会稽太守。牢之与敬宣谋共袭桓玄,期以明旦。值尔日大雾,府门晚开,日旰,敬宣不至,牢之谓所谋已泄,率部曲向白洲,欲奔广陵。而敬宣还京口迎家,牢之寻求不得,谓已为玄所擒,乃自缢死。敬宣奔丧,哭毕,即渡江就司马休之高雅之等,俱奔洛阳,往来长安,各以子弟为质,求救于姚兴。兴与之符信,令关东募兵,得数千人,复还至彭城间,收聚义故。玄遣孙无终冀州刺史刘轨,轨要敬宣、雅之等共据山阳破之,不克。又进昌平涧,战不利,众各离散,乃俱奔。

  敬宣素晓天文,知必有兴复晋室者。寻梦丸土服之,既觉,喜曰:“丸者桓也。桓既吞矣,吾复本土乎!”乃结青州大姓诸崔、封,并要鲜卑大帅免逵,谋灭德,推休之为主,克日垂发。时刘轨为德司空,大被委任,雅之又欲要轨。敬宣曰:“此公年老,吾观其有安齐志,必不动,不可告也。”雅之以为不然,遂告轨,轨果不从。谋颇泄,相与杀轨而去。至淮、泗间,会高祖平京口,手书召敬宣;左右疑其诈,敬宣曰:“吾固知其然矣。下邳不诱我也。”即便驰还。既至京师,以敬宣为辅国将军、晋陵太守,袭封武冈县男。是岁,安帝元兴三年也。

  桓歆率氐贼杨秋寇历阳,敬宣与建威将军诸葛长民大破之。歆单骑走渡淮,斩杨秋于练固而还。迁建威将军、江州刺史。敬宣固辞,言于高祖曰:“仇耻既雪,四海清荡,所愿反身草泽,以终余年。恩遇不遣,遂复僶俛,即目所忝,已为优渥。且盘龙、无忌犹未遇宠,贤二弟位任尚卑,一朝先之,必贻朝野之责。”不许。敬宣既至江州,课集军粮,搜召舟乘,军戎要用,常有储拟。故囗征诸军虽失利退据,因之每即振复。其年,桓玄兄子亮自江州刺史,寇豫章;亮又遣苻宏寇庐陵,敬宣并讨破之。

  初,刘毅之少也,为敬宣宁朔参军。时人或以雄杰许之,敬宣曰:“夫非常之才,当别有调度,岂得便谓此君为人豪邪?其性外宽而内忌,自伐而尚人,若一旦遭逢,亦当以陵上取祸耳。”毅闻之,深以为恨。及在江陵,知敬宣还,乃使人言于高祖曰:“刘敬宣父子,忠国既昧,今又不豫义始。猛将劳臣,方须叙报,如敬宣之比,宜令在后。若使君不忘平生,欲相申起者,论资语事,正可为员外常侍耳。闻已授其郡,实为过优;寻知复为江州,尤所骇惋。”敬宣愈不自安。安帝反正,自表解职。于是散彻,赐给宅宇,月给钱三十万。高祖数引与游宴,恩款周洽,所赐钱帛车马及器服玩好,莫与比焉。寻除冠军将军、宣城内史、襄城太守。宣城多山县,郡旧立屯以供府郡费用,前人多发调工巧,造作器物。敬宣到郡,悉罢私屯,唯伐竹木,治府舍而已。亡叛多首出,遂得三千余户。

  宋高祖方大相宠任,欲先令立功。义熙三年,表遣敬宣率众五千伐蜀。国子博士周祗书谏高祖曰:“自义旗之建,所征无不必克,此可谓天人交助,信顺之征也。今已夷,君臣俱泰。顷五谷转丰,民无饥苦,劫盗之患,亦为弭息,比诚渐足无事,宜大宁治本。蜀贼宜平,宜一,非为不尔也。古人有言,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今往伐蜀,万有余里,溯流天险,动经时岁。若此军直指成都,径禽谯氏者,复是将帅奋威,一快之举耳。然益士荒残,野无青草,成都之内,殆无孑遗。计得彼利,与今行军之费,不足相补也。而今往艰险,雨雪方降,驱三州三吴之人,投之三巴三蜀之土,其中疾病死亡,岂可称计。此一疑也。贼必不守穷城,将决力战。今我往劳困,彼来甚逸。若忽使师行不利,人情波骇,大势挫衄。此二疑也。且千里馈粮,士有饥色。况今溯险万里,所在无储。若连兵不解,运漕不继,虽韩、白之将,何以成功。此三疑也。今云可征者皆云:彼亲离众叛。愚谓不然。彼以一匹夫,而能致今日之事,若众力离散,亦何以至此。官所遣兵皆乌合受募之人,亦必无千人一心,有前无退矣。为治者固先定其内而理其外,先安其近而怀其远。自顷狂狡不息,诛戮相继,未可谓人和也。天险如彼,未可谓地利也。毛修之家仇不雪,不应以得死为恨;刘敬宣蒙之恩,亦宜性命仰报。今将军欲驱二死之甘心,而忘国家之重计,愚情窃所未安。阙门之外,非所宜豫,苟其有心,不觉披尽。”不从。

  假敬宣节,监征蜀诸军事,郡如故。既入峡,分遣振武将军、巴东太守温祚以二千人扬声外水,自率益州刺史鲍陋、辅国将军文处茂、龙骧将军时延祖由垫江而进。敬宣率先士卒,转战而前,达遂宁郡之黄虎,去成都五百里。伪辅国将军谯道福等悉众距险,相持六十余日,大小十余战,贼不敢出。敬宣不得进,食粮尽,军中多疾疫,死者太半,引军还。谯纵毛璩一门诸丧,其妻女、文处茂母何,并诸士人丧柩,浮之中流,敬宣皆拯接致归。为有司所奏,免官,削封三分之一。

  五年,宋高祖伐鲜卑,除中军咨议参军,加冠军将军。从至临朐,慕容超出军距战,刘敬宣与兖州刺史刘籓等奋击,大破之。龙骧将军孟龙符战没,敬宣并领其众,围广固,屡献规略。卢循逼京师,敬宣分领鲜卑虎班突骑,置阵甚整,循等望而畏之。迁使持节、督马头淮西诸军郡事、镇蛮护军、淮南安丰二郡太守、梁国内史,将军如故。循既走,仍从高祖南讨,转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

  敬宣宽厚士,多伎艺,弓马音律,无事不善。时尚书仆射谢混自负才地,少所交纳,与敬宣相遇,便尽礼著欢。或问混曰:“卿未尝轻交于人,而倾盖于万寿,何也?”混曰:“人之相知,岂可以一涂限。孔文举礼太史子义,夫岂有非之者邪!”

  初,敬宣回师于蜀,刘毅欲以重法绳之;高祖既相任待,又何无忌明言于毅,谓不宜以私憾伤至公,若必文致为戮,己当入朝以廷议决之。毅虽止,犹谓高祖曰:“夫生平之旧,岂可孤信。光武悔之于庞萌曹公失之于孟卓,公宜深虑之。”毅出为荆州,谓敬宣曰:“吾忝西任,欲屈卿为长史、南蛮,岂有见辅意乎?”敬宣惧祸及,以告高祖。高祖笑曰:“但令老兄平安,必无过虑。”出为使持节、督北青州军郡事、征虏将军、北青州刺史,领青河太守,寻领冀州刺史。

  宋高祖西讨刘毅,豫州刺史诸葛长民太尉军事,贻敬宣书曰:“盘龙狼戾专恣,自取夷灭,将尽,世方夷,富贵之事,相与共之。”敬宣报曰:“下官自义熙以来,首尾十载,遂忝三州七郡。今此杖节,常惧福过祸生,实思避盈居损;富贵之旨,非所敢当。”遣使呈长民书,高祖谓王诞曰:“阿寿故为不负我也。”十一年正月,进右军将军。

  司马道赐者,晋室之贱属也,为敬宣参军。宋高祖西征司马休之,道赐乃阴结同府辟闾道秀及左右小将王猛子等谋反。道赐自齐王,以道秀为青州刺史,规据广固,举兵应休之。敬宣召道秀有所论,因屏人,左右悉出户,猛子逡巡在后,取敬宣备身刀杀敬宣,时年四十五。文武佐吏即讨道赐、猛子等,皆斩之。先是,敬宣未死,尝夜与僚佐宴集,空中有放一只芒屩于坐中,坠敬宣食盘上,长三尺五寸,已经人著,耳鼻间并欲坏。顷之而败。丧至,宋高祖临哭甚哀。

原文标题:刘敬宣_百度百科 网址:http://www.proextender123.com/tiyuxinwen/2020/0114/836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心直口快资讯网 www.proextender123.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