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瘦子胖子和瘦子

卫生新闻 2020-03-26139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胖子和瘦子》是19世纪作家安东尼·巴甫洛维奇·契诃夫的短篇小说。胖子和瘦子是老朋友,很久以后的一次见面,胖子瘦子起初两个人还非常热情的拥抱问好,但随着瘦子知道胖子已经成了“三等文官”,立刻便改了称呼,直接喊其为“大人”。

  作家通过这两副气氛不同,基调不同,色彩不同的画面,给读者勾勒出一副惟妙惟肖的19世纪末期的图,写出了特定下特定人物的丑恶灵魂和卑秽心理。

  瘦子带着他的瘦妻子和眯着一只眼睛的儿子,在火车站遇到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胖子。热情拥抱,彼此亲吻。瘦子不厌其烦地介绍自己的家庭、个人现在的情况。整个画面中气氛亲切、热烈而又和谐,基调明朗、清丽而迷人。

  另一副画面是,胖子说自己已经做到三等文官,并且有了两个星章。这使刚当了科长不久的瘦子大吃一惊,十分地尴尬,十分地惭愧之后,又十分地,十分地奉承,以至弄得胖子直恶心,只好扭头伸手告别,在瘦子一家毕恭毕敬的目送下离去。

  19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初,是历史上最的一个时期。当时,处于低潮,酝酿着1905年第一次,主义开始在,胖子瘦子工人运动正在开展,为积蓄着力量。

  19世纪80年代,解放运动处于低潮,甚嚣尘上。年轻的契诃夫对的现实深为不满,但他并没有积极参加斗争,的书刊检查制度空前严格,庸俗无聊的幽默刊物风靡一时,因此在19世纪80年代中叶前,他以“安多沙·契洪特”为笔名写下大量诙谐的小品和幽默的短篇小说, 但很多是无甚价值的笑料和趣事,这是由于他当时自己也于生计的压力,不过其中也有一些比较优秀的作品继承了文学的主义优良统,针砭当时的丑恶现象。他是一个有爱国主义和主义思想的知识,所以他的创作一开始就表现了对“物”的同情和对落后的。

  契诃夫出身于贫寒家庭,在贵族阶层占据地位的沙皇,他既没有显赫的出身,也没有庞大的资产,处于备受剥削和的底层。当时的贵族与农奴主,过着骄奢淫逸、纸醉金迷的腐化生活,他们颐指气使、一掷千金、花天酒地、挥霍无度。而劳动却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生活。更为可恨的是那些小小职员,他们为虎作怅,贫民,其比其有过之而无不及,给下层百姓造成了的灾难。契诃夫对这类现象深恶痛绝。

  19世纪沙皇的农奴制和官僚制度的与畸形中的畸形现象,小的卑躬屈节和现象体现在《胖子和瘦子》作品的创作中,

  “瘦子”是一位事业不如意的八品文官,与同学“胖子”比起来,生活窘迫得很。

  契诃夫生活和创作的时代,农奴制的依然存在,资本主义的毒素在全国蔓延,沙皇,整个矛盾重重,在高压的政策下,呈现出停滞不动的局面。由于以来的思想,人们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奴性心理:自轻自贱、意识不到人的,对和的膜拜。契诃夫一生最痛恨的便是庸俗和不知自尊的奴性。他一生向往,他心目中的是要摆脱市侩的、奴隶制的和私有制的一切习惯、情感、规矩和传统,摆脱人们世代相传,仿佛已经渗入血液里的一切。

  《胖子和瘦子》作品,主要从弱者与强者在日常生活中不经意间的场面中来出一种显在的奴性心理。《胖子和瘦子》仅仅描绘了一对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在车站偶然相遇时的一幅画面,就深刻地出物奴性心理的根深蒂固。

  胖子和瘦子在相遇的前几分钟里彼此自然地流露出友谊的真情,两人坦诚相见。但是瘦子得知老朋友己是远远高过自己的三品文官时,他的脸色突然发白,呆若木鸡,一会儿便露出了馅媚的笑脸,不由自主地藏起了真情。尽管胖子并不希望他如此,他依然不由自主地露出奴性的。沙俄森严的等级制,“大人物”身上特有的那种严厉、威慑的态度使下属形成唯唯诺诺、馅媚取宠、卑躬屈节的积习。它已经深深地烙在下等小的身上,成为对“大人物”态度的一种不自觉的条件反射。契诃夫就是通过这样一件极平凡的小事鞭挞了病态及“大人物”的可恶,对他们的奴性给予了嘲笑,字里行间流露出他对等级制度所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畸形、病态关系的痛恨和对于人类的“物”的。

  契诃夫的小说不遵循结构上的完整,不去执著交待事件的来龙去脉,而是打破了传统小说的封闭结构,在文章的开篇和结尾呈现一种结构性的空白与省略。这种结构性的空白放到整个框架结构上就突破了文章的封闭系统,形成一个半封闭的空间。

  半山腰式:契诃夫小说的开头,突破了传统小说结构的封闭系统,选择在事件的中途开始展现其风貌,就好像爬山爬到半山腰,然后带领读者前瞻后顾地领略大山的整体面貌一样。这种方法,用作者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个故事撕开两半,丢掉开头的一半,从故事的中间写起”。而这“半山腰”的落脚点的选择,契诃夫处理得很好,留下了令人寻味的空白。

  在《胖子和瘦子》中,文本一开头写到“在尼古拉耶夫火车站,两个朋友相遇了。”在这里,故事背景被一笔带过——在火车站两个朋友相遇了。简单的开头,连时间也没有,而是直接展开故事,以最快的速度逼近冲突的核心、情节的波澜。可是这种常识性的空白,却一点也不妨碍读者在脑海中形成一幅熙熙攘攘的火车站画面。火车站这一司空见惯的现实生活场地,轻而易举地俘虏了读者的心,把文本与读者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文章接着的一句是“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于是文章的主人公出现了,没有名字,也没有具体的外貌形象,只有两个大概的轮廓——一个胖人和一个瘦人。这样的开头,看似平淡无奇,契诃夫确是找准了一个精到的切入点作者不是按事件的原始顺序,先写一个油光满面的胖子怎么样气派地出现在火车站,然后一个精瘦干瘪的瘦子怎样拖家带口地蠕动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然后再写两个人忽然相遇并认出了对方……。而是利用篇幅结构上的错位,打乱或隐没了故事的时间顺序,这种表达方式也就是经典叙事学中对时间进行重新安排并任意重组拼贴的叙述手法。这样做,不但可以节省文章的篇幅,更是增强了文章的冲击力,找准了切入点,然后契诃夫就会开始带领读者溜达整个故事了。在《胖子和瘦子》文本中,作者虽然没有具体展开主人公的外貌性格等,却接着以大笔墨写了“胖子刚在车站里吃晚饭,嘴唇油光光的,仿佛熟透的樱桃。他嘴里冒出赫列斯头酒和橙子花的气味。瘦子刚下车,那些手提箱、包裹和纸板盒压得他背也弯了。他冒出西火腿和咖啡渣的气味。”

  乍看起来,似乎这段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平常的描述罢了。可是读完文本,回头细细品味,真的不得不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底。描写胖子的油光光的嘴唇,还有瘦子的咖啡渣等,与他们各自在下文中作者交待的身份相呼应,是作为下文点明他们的地位的前奏而出现的。在文章的开始,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描写,恰恰是体现作者写作力的重要因素,特别是在短篇小说中,要有选择的描述,着墨既要简洁又要一语中地。哪里需要留出空白,哪里需要埋下伏笔,都需要精密的安排和细密的研究。契诃夫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是做倒了巅峰,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不着痕迹的浑然天成。

  这类文章开篇的结构性空白比较明显,属于文章结构上的“省略式”空白,读者可以轻松地领略故事风貌的同时,还可以的从一开始就投入再创造的体验。

  契诃夫早期小说最常用的文体就是对话体和戏剧体。小说的主干部分是由人物的对话构成。对话成为情节发生和性格发展的动力,对话就是叙事的一种主要手段。

  契诃夫小说与戏剧的紧密联系,主要表现在小说情节和叙事结构上的戏剧化。契诃夫发表于1883年的《胖子和瘦子》小说,用“一场小戏”,暗示作品蕴含着戏剧性的情节。主人公被置身于尴尬境地,为了摆脱这种境地,他作出种种挣扎,由此生发出种种富于戏剧效果的情节来。

  《胖子和瘦子》描写两个少年时代的朋友偶然在火车站相遇,几十年不见,二人亲切地互相拥抱,感到意外地高兴。可是当瘦子了解到胖子已是三品文官,而自己还是八品文官时,“瘦子突然脸色变白,呆若木鸡,他的皮箱、包裹和硬纸盒也都收缩起来,好像现出皱纹来了。”接着,瘦子立即改变了称呼,称胖子为“大人”、“您老”,显露出一副阿谀谄媚的相。

  这个极富戏剧性的场面,生动地刻划出的等级森严以及物习惯性的低三下四。在戏剧性的背后,包含着人生的况味。

  为了充分体现物的“善变性”,契诃夫在著名短篇小说《胖子和瘦子》中大量使用了对比的艺术手法。文本在结构上以瘦子得知胖子的真实身份为界分成两个部分。在前半部分中,瘦子和胖子的对白,尤其是瘦子的人物语言充满了亲切感。小说开篇描述的是瘦子和胖子这两个童年时的朋友在火车站上偶然相遇的情景。从瘦子的语言中,可以看出他的惊喜和兴奋,瘦子使用的大多是简单的疑问句和感叹句,如:真是没有想到!真是喜出望外!”“发财了吧?结婚了吧?”等等,这些句式具有明显的口语特征。

  与胖子的意外相逢,勾起了瘦子对童年的美好回忆,此时瘦子与胖子是在平等的心态下进行对话的。然而,当瘦子得知胖子“已经做到三品文官,而且有了两个星章”的时候,他俩之间已不再是平等的交流,瘦子语言中原有的亲切感荡然,他的“善变性”便充分地体现了出来。此时瘦子语言中表示的语言成分突然增多:“‘我’,大人,非常愉快!您,可以说是‘我’儿时的朋友,忽然间成了达官贵人!嘻嘻!”

  “请‘我’……您老怎么能这样说呢……”此处的词语和语气词,显示出瘦子对的之意。在瘦子的人物语言中,通过前后的对比我们发现有三处虽然表述对象相同,但表达形式却有了明显的变化。首先,瘦子对胖子的称呼发生了变化。刚见面时,瘦子惊呼道:“米沙!小时候的朋友!”“‘我’亲爱的!”。当他得知胖子已是三品文官时,便改称为“大人”。第二人称代词也由“你”“是你呀,天哪!哎,你怎么样?”改用“您”,“请‘我’……您老怎么能这样说呢……。”在瘦子这位八品芝麻官看来,既然胖子已是三品文官,即便他是自己儿时的好友,那也应该遵循上的礼仪,以“大人”和“您”相称。这充分体现出小的奴性心理,而且这种心理已非他人所施,恰恰就是物的结果。

  其次,瘦子的笑声从“哈哈”(хо-хо)转变为“嘻嘻”(хи-хи)。在俄语中хо-хо常常表示由衷的笑,而俄语хи-хи则表示不自然的,虚情假意的笑。

  在该小说前后两部分中,瘦子的人物语言,无论是用词、说话的口气,还是笑声都表现出极大的差异,他的言谈在文本前后判若两人,一个善变的、奴性十足的小形象就这样活脱脱地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对比手法的运用是《胖子和瘦子》该小说主要的修辞特色。这一手法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胖子和瘦子这两个不同人物之间的对比,《胖子和瘦子》的篇名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二是指瘦子在作品前后的言行对比,以此揭露小、物的奴性心理变特征。

  Антон Павлович Чехов,1860—1904)小说家、戏剧家、19世纪末期现实主义作家、短篇小说艺术。胖子瘦子

  梁安坤.契诃夫和欧·亨利短篇小说的幽默风格之比较[J].校长阅刊,2005-10-30.

  李孝英.契诃夫小说的幽默风格探析[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科学版),2012,(1).

  孙丽妍.浅论契诃夫短篇小说的艺术特色[J].剑南文学(经典教苑),2013-02-25.

  刘琴.契诃夫短篇小说《胖子和瘦子》中的对话[J].剑南文学(上半月),2014-05-15.

  李姝.契诃夫短篇小说中人物姓名含义之我见[J].沈阳大学学报(科学版),2012-10,14(5).

  曾雪雨.论契诃夫小说的创作个性[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04-04-01.

  范天妮.论契诃夫小说的“空白”艺术[D].上海:上海师范大学,2009-03-15.

  李辰民.契诃夫小说的文体和叙事结构[J].嘉应大学学报(哲学科学),2001-8,19(4).

  王加兴; 高艳娟.试论《胖子和瘦子》的对比手法[J].中国俄语教学,2009-05-21.

  热妮娅.鲁迅和契诃夫短篇小说语言风格比较研究[D].:理工大学,2012-03-01.

原文标题:胖子瘦子胖子和瘦子 网址:http://www.proextender123.com/weishengxinwen/2020/0326/4017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心直口快资讯网 www.proextender123.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