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黑社会河南一“”40名犯罪嫌疑人被

游戏新闻 2020-03-26175未知admin

  2001年6月1日上午9时,唐利峰等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性质组织犯罪一案,经过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10天的公开审理,作出了一审判决,分别以有组织、有领导、参加黑性质组织罪和故意罪、故意罪、罪、寻衅滋事罪、罪、私藏罪、非法罪、非法侵入罪、窝藏罪等12个,依法判处唐利峰等40名犯罪嫌疑人、等。

  在连续10天的过程中,随着检察官的,以唐利峰为首的“”组织拉帮结派上百人、烧杀奸抢近两年、打伤百多人的丑恶,一幕幕展示人面前……

  1998年9月5日晚,汝州市区街头灯火通明。22时许,几辆轿车驶入位于望嵩南的汝州市宾馆院内猛然停下,车上窜出一伙杀气腾腾的男子,他们前呼后拥,直闯二楼的音乐茶座城。一名男子来到吧台前,不等开口,上前就是一个耳光,然后一脚踢飞痰盂,掀翻茶几。紧接着,二十多名歹徒纷纷从腰间抽出钢管、砍刀一顿猛砍猛砸……音乐茶座城经理刚好言求告几句,便,霎时倒在血泊之中。

  1998年11月、1999年1月5日……此后的日子里,局不断接到此类案件。甚至发生了被打的现象。1998年5月16日下午3时许,汝州市局高某在市工人文化宫附近值勤时,见附近一群人追打一个人,忙上前。结果,这伙人上前对他就是一阵猛打,他的头部被砖头砸得鲜血直流。1999年5月25日晚,栾川县的等在汝州市办案,晚上入住汝州大厦宾馆,恰遇这伙汉子在这里酒后滋事。结果,陈等人不明不白地遭到一顿痛打。1999年9月30日晚8时许,一名战士在汝州市“大风车”溜冰场,被这伙人打得。

  这伙男子是何许人,竟敢在汝州市?其实,在汝州市,不少人都知道他们就是当地以唐利峰为首的一股“”。

  唐利峰生于1970年,原是汝州市工商局的一名职工,1991年至1993年间,他曾在河南省管理干部学院法律班学习。他上有两个哥哥,大哥原在洛阳做生意,二哥曾任汝州市局局长。1994年5月,唐利峰的大哥因犯罪,被洛阳市中级判处。唐利峰与时任局长的二哥去洛阳为其大哥料理后事,返回汝州途中与人发生争执厮打,其二哥的司机用随身带的将与其争执中的一名休假探亲的现役军人,三人因涉此案被批准。唐利峰在实施前脱逃,司机被判处,唐利峰的二哥被判处7年,后在服刑期间因犯脱逃罪又被判处4年,数罪并罚合并执行10年。

  1997年,唐利峰在汝州露面。1998年2月,他开始在汝州市丹阳中繁华地段经营“红马”宾馆。随着生意的不断红火和其家族昔日的传奇色彩,唐利峰的名声越来越大。为了求得当地部门的,在他的拉拢腐蚀下,个别国家工作人员成了他酒桌上的常客。由于宾馆设有赌馆,一些臭味相投的小混混儿常来光顾捧场,闫孟国、董景周、王向阳等人就是这里的常客。

  而唐、闫、董、王此时各有各的手下兄弟,各有各的,经常互相,互相利用,汝州黑社会一步步滑向的深渊。

  1998年下半年,随着唐利峰的不断扩大,唐利峰及其好友闫孟国等便萌生了成立一个“组织”的想法。

  1999年春节前的一天,唐利峰、闫孟国、董景周等人在一次宴会上碰到了一起,唐说:“这几年咱几个手里都有俩钱,伙计们有事没事都往跟前围,干脆组织起来,干出些大事怎么样?”闫孟国觉得这主意不错,接腔道:“对,要弄就弄大事,平时做生意老是受别人的气,就是因为咱人少势单,咱干脆集中一帮力量,谁找事就谁……”

  就这样,由当地几十名员参加的“黑会”在汝州大厦的一间会议室内如期召开了。会议不仅确定了唐利峰、闫孟国、董景周为该组织的领导,一切行动均得他们三人指挥,而且还明确了组织纪律,并今后所有不准私自拉帮结派。会议还将分成三组,任命陈建桥、王向阳、黄延伟分别任组长。各组由组长挑选人员,配备汽车、手机、BP机等现代化的交通通讯工具。一旦有事,城区内必须5分钟赶到现场,违规者轻则,重则断肢。

  为了显风,唐又出资分批在汝州市一家制衣店为组织制作了样式的服装。至此,一个有组织、有纪律、团伙固定、以“两劳”人员为主、斑斑、带有黑性质的组织产生了。

  1998年以后,随着唐氏的逐渐壮大,当地的另一个恶席军力感到自己在汝州的地位发生了。为此,席军力多次在不同场合对唐利峰进行,并多次当着唐的手下及唐的亲戚的面、斥骂唐——“唐利峰算什么东西,惹了我立马‘摆平’他……”

  席的这些表现让唐利峰既怕又恨,因此他便萌生了要狠狠一下席的想法,当他把想法告诉自己组织的二人物闫孟国后,汝州黑社会也曾受席军力的闫自然十分赞同,于是,两人合计后,一个出资雇凶的方案便了。

  1999年8月,唐、闫二人通过他人结识了一个,此人叫张桂森,时年25岁,省海伦市向荣乡向新村农民,化名“苏大力”,绰“小日本”、“小东北”。得知唐的方案后,张桂森很愿意充当。

  1999年8月27日上午,张向阳得知席军力要到汝州市第一医院,遂驾驶唐利峰专门给其用于作案的红色无牌照桑塔纳轿车,拉上张桂森、李军前往该医院。3人选好作案地点,由张桂森、李军两人在医院食堂门口守候,张向阳开车在医院东墙外接应。

  上午11时许,当席军力等人从病楼出来经食堂门口时,等候在这里的李军掏出,从席的背后射击,击中席的腰部。席中弹后捂着伤口逃跑,张、李二人随后追赶,李又开一枪未击中席。张、李二人在张向阳的接应下逃离现场。席军力在逃跑途中因伤重倒地,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席死于枪击所致的肝胰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作案后,唐利峰先后让手下给张桂森、李军二人送去9万元。

  汝州还有一股恶团伙,其叫倪立正,他手下有个叫薛桃宾的,别名薛黑桃,绰阿狼、狼猪,认识他的人便叫他黑桃阿狼,作案特别。为了报复,将唐帮的小,被称之为汝州市娱乐业“地下”治安科长的陈建桥砍了几十刀,致使其四肢全部被砍断。

  陈建桥被砍的消息令唐氏“”的头头们大吃一惊,唐利峰当即以“黑老大”的名义发出追杀令,命王向阳等人带陈建桥的手下,找出砍伤陈建桥的倪立正一伙报仇。10月28日,闫孟国、王向阳等带领20多人乘8辆汽车,手持钢管、砍刀、,杀气腾腾赶到蟒川乡将可能知道线索的安某某至汝州市区宾乐醉大酒店附近。汝州黑社会他们把安某某按跪在地上,用顶住安的头,后又用浇上汽油烧死、挖坑等方法安,把安得……

  席军力死了,倪立正团伙也树倒猢狲散,在汝州这一地盘上,唐氏“”成了无人胆敢挑战的最大帮派,唐利峰也自然而然地在当地开始以“黑老大”自居。于是,这一黑性质的组织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迅速膨胀。他们公开,钱财,挥金如土,吃喝嫖赌。

  据查证,以唐利峰为首的黑性质组织从1999年1月有标志的形成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发展到100多人,先后疯狂作案70多起,打伤100多人,给汝州市的稳定、经济发展以及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严重。

  “富”了的唐利峰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份,他于1999年底还报考了一家高校经济管理专业研究生班。

  以唐利峰为首的黑性质组织的,引起了群众的极大愤慨,也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平顶山市市委田承忠要求平顶山市和汝州市两级司法机关迅速查处,严厉打击。

  平顶山市和汝州市两级机关秘密布下一道道缉拿唐利峰等黑性质组织主要的天罗地网。在掌握了充分的情况下,该黑性质组织主要的行动于1999年11月开始有条不紊地秘密进行。

  1999年11月21日,搜寻王向阳多日的小组在汝州市广城发现目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抓获。根据审问王向阳得到的第一手资料和平时掌握的情况,专案组决定1999年11月22日夜间实施集中。当晚11时30分,手持微型冲锋枪、身着防弹护具的兵分两,一直奔有“黑根据地”之称的“803”大楼,一赶赴当夜有多名活动的梅花宾馆。此次行动,两人马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9名。1999年12月20日,该组织二人物闫孟国在广州被抓获。2000年1月4日,一人物唐利峰在郑州被抓获。2000年2月19日,三人物董景周在三门峡市陕县被抓获。截至2000年8月,唐利峰等黑性质组织一案的犯罪嫌疑人有60多名被抓获归案,该组织被彻底摧毁。

  6月1日上午10点30分,为期10天的汝州黑性质组织犯罪案审判在平顶山市中级落下帷幕,当20多辆警车着40名被告人驶离平顶山市中级时,大门外立即响起劈里啪啦的鞭炮声。许多不远百里赶来在外“旁听”的汝州市群众拍手称快:“除了这伙,汝州就太平了……”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原文标题:汝州黑社会河南一“”40名犯罪嫌疑人被 网址:http://www.proextender123.com/youxixinwen/2020/0326/4055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心直口快资讯网 www.proextender123.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